娱乐圈_专业的娱乐综合门户网站
首页 黔东南时政 社会综合 法制 民族风情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

不穿“号服”出庭彰显我国法治的进步和文明

发布时间: 2019-04-30 07:03   作者: admin   来源: 未知 编辑: admin

  导语:4月14日上午,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,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胡仕浩介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》修改的相关情况时介绍,修改后的规则规定,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诉人出庭受审时,着正装或便装,不着监管机构的识别服。

  导语:4月14日上午,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,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胡仕浩介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》修改的相关情况时介绍,修改后的规则规定,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诉人出庭受审时,着正装或便装,不着监管机构的识别服。

  即使嫌犯成为罪犯被送进监狱,监狱里也要讲究现代文明,也有展示人文情怀。罪犯也是人,他们或因一念之差和主客观原因走上犯罪道路,但在法院没有宣判剥夺他们的生命前,罪犯的生命同样值得尊重和敬畏。虽然是罪犯,但只要他们改过自新,就有重新做人的机会,何必把他们一棍子打死呢?

  刑事被告人出庭不着号服,这也是以人为本。不着号服一小步,法治文明一大步。诚如2014年10月22日人民网的一篇评论指出:公民拥治,是因为法治之下每个人都能成为真实的人。以人为本的法治文明,才能让法治真正成为全社会的信仰。正因如此,全面依法治国更应体现法治文明。

  在刑事理念中,无罪推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也就是说在未经法院判决之前,任何人都是无罪的。既然如此,基于保障的出发点,被告人在庭审时着囚服、戴戒具,则具有“有罪推定”的倾向性。在此种模式下,法官和旁观者的内心容易产生“有罪”的预判,而控辩双方的平衡也被打破,被告人在法庭上已处于弱势地位。那么,让被告人穿正装、便装,一般情形下禁戴戒具,剔除了法庭之上的犯罪标签,使被告人成为了法定的“犯罪嫌疑人”,赋予了庭审中应该享有的权利。

  其实,早在1992年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就曾发布《关于依法文明管理看守所在押人犯的通知》。其中规定,“除本人要求外,禁止给在押人犯剃光头,禁止剃有辱人格的发型”。在2009年,最高法也曾经颁布《人民法院司法刑事警务保障规则》,其中包括“除有可能判处无期徒刑、死刑等较重刑罚和有迹象显示具有脱逃、行凶和、自残可能的被告人以外,在法庭审判活动中应当为被告人解除戒具”。

  不过,上述规定却没有得到严格的贯彻和落实,在一些地方仍然延续之前的庭审模式,忽略了对被告利的尊重和保障。如今,伴随社会的发展和法治理念的进步,公众对庭审的要求越来越高,而庭审的正规化、透明化也显得更加重要。当公众看到某些、明星出庭并不穿囚服、戴戒具,内心必然会产生不平衡感,或者认为、明星享有某种特权,甚至引发对司法公平性的焦虑。那么,褪去被告人表面上的标签,必然会消除公众心中的质疑和忧虑,对于司法判决的公正、公开具有积极的引导作用。

  被告人不穿“号服”等标识服装出庭受审,表明尊重犯罪嫌疑人。此前许多地方打破惯例,规定“刑事被告人出庭可不剃光头、不穿囚服”,改变了被告人形象。又如,北京一法院规定,在押解刑事被告人时,法警应扶持被告人的肘部,禁止压头、束颈。这些细微之处,其实反而强化了司法的威严。

  在法院判决被告人有罪之前,被告人只是有犯罪嫌疑;而有罪没罪,最终要由法院依据法律裁判。过去让被告人剃光头、穿号服出庭,等于事先已经给被告人贴上了“有罪”标签。可见,被告人着正装或便装出庭受审,甚至可着僧袍、病服,体现了法治人性化,也是司法观念的一次进步。

  刑事司法的结果,往往关系到被告人的生命、自由等基本权利,一旦出现错误,将会给被告人带来灾难。不穿“号服”,强调司法的居中审判,不带有肃杀之气。

  长期以来,中国刑事司法程序深受国家本位主义的影响,优先强调惩罚犯罪,而轻视保障。在国家本位的身份自认之下,法官天然倾向检控方,法律界甚至以“刘关张”来形容公检法之间的“亲密关系”。而在制度设计上,公检法本该是相互制约的“魏蜀吴”关系。也正因为控审两方同属司法官序列,有“国家”身份,在一些手持裁判权柄的法官心中,“控辩平衡”的诉讼理念总难以生长。

  我们常把法官比喻为天平,这架天平的两端托盘,就放置着控辩双方。从控辩各自占有的司法资源来看,它们天然不平衡。因为代表国家追诉犯罪的控方在诉讼资源的配置上,有国家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为后盾,而被告人及其律师则只能依靠微弱的个人力量来行使其权利。这种力量的失衡直接影响控辩双方调查取证的能力,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诉讼的走向。如果在庭审中,还不能得到公平对待,控辩的失衡将更趋严重,一架倾斜的天平,也将无以彰显结果的公正。这就是各国司法的制度设计,都格外强调法官中立的根源所在。

  新的法庭规则注重对控辩双方的平等保护,强调规则面前人人平等,这些具体的措施无疑有助于校正过去失衡的控辩关系,法庭中立更有助于司法公正的实现。